当前位置:主页 > 亿宝娱乐注册 >

告死郎咸平

发布时间:2018-01-27| 来源:未知 |

亿宝娱乐:告死郎咸平

全天候科技是华尔街见闻发起的原创科技新媒体,悦读更多请登录我们的网站www.awtmt.com,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awtmt)”、“新金融见闻(AWFintech)”。

最高法的重审,让顾雏军重新看到希望,在他的价值体系里,“名誉比生命还重要”。当年著名的顾郎论战成为两人事业的转折点,自此之后,一个身陷囹圄,一个爬上人生之巅,如今两个人的人设似乎要再次反转。

文 | AI财经社郑亚红

顾雏军的样子比58岁看上去还要衰老一些,发际线退去后大半个脑袋的皮肤都裸露出来,仅存的后脑勺与两鬓的头发也已花白。大大的金边框眼镜背后,有一只因坐牢时期中风发作而留下后遗症的左眼——他的左眼睁不太开,常常不受控制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年龄并没有影响他的斗志,他告诉AI财经社,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些事,他今时之境遇不会比现在那些最负盛名的企业家差。

这天,在经历了连续不断的五个专访后,他有些疲惫,有时讲着话,两只眼睛却是紧闭着的,仿佛忍受不了头顶白炽灯的照射。偶尔还会在说话的间隙打上一个哈欠,这一切让他的老人味道更加浓郁。

眼前的这位老人,很难让人想象十多年前,他曾在中国商界翻云覆雨,掌管五家上市公司,甚至登顶胡润富豪榜。

也许时间过去太久,此时的顾雏军既无权力和财富傍身的气场,也没有五年前刚出监狱时的苦大仇深。

2005年9月被捕,2008年因虚假注册、挪用资金等罪被判刑十年,在广西肇庆四会监狱里捱了7年,2012年9月顾雏军才再次获得自由,自此他便正式走上了“平反之路”,没有回过头。

2017年1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了当年顾雏军案件的再审决定书,他在微博上写着“十年了,终于等到了”,难掩激动之情。

也只有讲到当年“冤案”种种,他才睁大眼睛,挺直身子,握紧拳头,控诉不公,提醒着人们:顾雏军从来不是一个打瞌睡的猫,他一直是那个十几年前倔强而狂妄的“资本大鳄”,好斗执着的本性从未消失过。

因坐牢时期中风发作 顾雏军左眼留下了后遗症 @视觉中国

1

光辉岁月

1959年,顾雏军出生在江苏泰县(现改名为姜堰市),是家中长子。18岁之前,他是一个地道的农村青年,同时又是一个生长于干部和知识分子家庭的农村青年。这决定了顾雏军的气质很微妙,他既有农民的朴实和不拘小节,又有读书人的聪慧和心机。

后来,顾雏军成为了中国第一批大学生,1977年到1988年,他在江苏工学院与天津大学分别完成本科学业和研究生学业,又在两所学校里做了几年讲师。这11年间,顾雏军最大的收获是,提出了顾式热力循环理论以及根据此理论发明的顾式制冷机。此后,顾雏军开始下海。

然而对于接下来这个阶段,顾雏军说过一句十分有趣的话,“1989年到1996年,我生活的意义就是证明我的制冷剂是最好的制冷剂。”

这句话换个时间背景:2005年到2017年,我生活的意义就是平反,似乎毫无违和感。由此,可以看出顾雏军“证明自己”的历史渊源得从青年甚至更早的时候追溯。

那个时候,国内学术界对于顾氏循环理论的质疑和批判持续了7年之久,而对顾雏军根据该理论发明的格林柯尔制冷剂的质疑更是长达10年之久。顾雏军也在此事上表现出了自己一贯的行事风格,对批驳者提出了“侵害名誉权”的诉讼。

然而,这无法消除质疑之声。无奈之下,他将目光投向了国外。顾雏军于次年在英国成立首家分销公司,随后又在美国成立了研究所、建立了一个小型工厂。

海外辗转数年后,顾雏军最终还是决定回国发展。1996年,顾雏军来到了亚洲金融中心香港。在那里,顾雏军开始谋划搭建自己的资本运作平台。他几乎没有费太多力气,就获得了一家中资金融机构1000万元的投资,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其主要资产就是在天津建立的一家制冷剂生产工厂。

2000年7月,格林柯尔公司成功登陆对经营业绩、规模要求都不高的香港创业板,顾雏军的第一艘资本“旗舰”浮出水面。2001年,顾雏军控股的顺德市格林柯尔公司斥资5.6亿元,收购了被誉为中国冰箱业四巨头之一的广东科龙电器20.6%的股权。收购科龙是顾雏军人生里程中的标志性事件,不仅使他声名大噪,而且也为他日后的牢狱生涯埋下了隐患。

收购科龙只是一个开始。2003年是顾雏军人生最辉煌的一年。这一年里,他在商场上如鱼得水,收购了美菱电器20.03%的股份;同年7月,科龙收购西冷集团;12月,顾雏军4亿拿下60.67%的亚星客车的股权。

不仅如此,顾雏军作为中国第三代企业领袖代表当选了2003年“CCTV年度经济人物”,还入围了2003年胡润中国百富榜。

格林柯尔制冷剂(中国)有限公司@视觉中国

2004年1月25日,顾雏军在北京高调宣布,已全资收购两家欧洲汽车公司。至此,格林柯尔系已经拥有了4家A股公司和1家香港创业板公司,形成了横跨包括冰箱、空调在内的家电产业和汽车产业为支柱的跨国资本集团。

2005年伊始,顾雏军又登上第二届“胡润资本控制50强”的榜首。

那时的顾雏军风光无限,他是政府的座上宾客,被誉为“国企救星”。正是因为这段芳华岁月,顾雏军如今想起依然自豪满满。

然而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标好了价码,就在这一年,他的命运开始急转直下。

2

郎顾之争,锒铛入狱

格林柯尔大肆收购和扩张,终于引发了社会广泛的质疑。

站在巅峰期和转折点的顾雏军不会想到,香港中文大学一位尚不成气候的教授,此后将成为他生命里恨得牙痒痒的“噩梦”。

那时候,郎咸平在五六年间换了五六家学校,他曾在日后如此回忆那段不得志的学者生涯“大家都在为学问而学问,这样太冷静太寂寞。一些学科被大牌教授把持着,你很难出名,只要他们不死,你永远只能打下手。”

终于,顾雏军正中了郎咸平的下怀。

2004年8月10日,郎咸平在复旦大学以《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为题发表演讲,指责顾雏军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席卷国家财富。他还明确提出:科龙被收购前连续两年高达8.3亿元和15.6亿元的巨额亏损实际上是利用不当的坏账计提方式做出来的,而其后的赢利则是将前期计提资金回转后带来的“虚假利润”。

郎咸平的文章在见报一个星期后,8月17日顾雏军正式向香港高等法院递交诉讼状,以个人名义指控郎咸平对其构成了诽谤罪。

一场席卷全国的“郎顾之争”从此拉开序幕。顾雏军想不到这次辩论最后将两人的命运引向完全不同的道路。

当年的顾郎之争让郎咸平名声大噪@视觉中国

实际上,郎咸平一直以炮轰国内知名企业行走江湖,除了格林柯尔,TCL和海尔均成他的靶标。但只有顾雏军性格暴躁,酷爱打官司,他对此事反应激烈,在他看来,郎咸平“只是一个小丑,一个做商业的人。”他前后两次反击,将官方研究机构以及学者搬出来救场,不仅没能中止这场争斗,反而把战火燃至网络,演变成一场网上全民辩论。

这场辩论中,顾雏军吃尽苦头,90%以上的网友支持郎咸平,而主流经济学家则经历了一个月的“集体失语”。以郎咸平为代表的民意大发泄,变得不可收拾,矛头从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瓜分国有资产,更进一步扩大为所有人之间的不平等与大众对社会不公平分配的不满。

在此期间,郎咸平完全站在了道德和民心的制高点。而顾雏军迎来的却是中国证监会的入驻调查。2005年5月,科龙因涉嫌违反证券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顾雏军曾痛心地表示“如果没有郎咸平的炮轰和中国证监会的入驻调查,科龙今年本是高速增长的一年……郎咸平等于是毁了科龙!他的很多说法都是胡说八道,导致的直接结果是银行追债,开始只收不放了。”

说出这番话时,顾雏军大业已毁。两个多月以后,包括顾雏军在内的9名科龙及格林柯尔高管被警方控制,此后因涉嫌虚假出资、虚假财务报表、挪用资产和职务侵占等罪名被警方正式拘捕。2009年,广东高院宣布,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最,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最以及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罚680万元。

这之后,顾雏军开始了牢狱生涯,一待就是七年。

虽然顾雏军入狱并不能称作是郎咸平的胜利,但顾雏军定罪理由却被郎咸平言中。这场争斗里,郎咸平成为了既得利益者,他因此一战成名,成为为大众利益奔走呼号的“郎监管”、“最有良知的经济学家”。在顾雏军住在拥挤的牢房中,买烟贿赂杀人犯求保护时,郎咸平2006年在“上海社保案”中成就了自己正面形象的顶峰,经世济民,备受爱戴。

如今,顾雏军再次听到“郎咸平”的名字时,他带着笑意叹一口气,他明白自己今后很难避开这个名字。他告诉AI财经社,实际上郎咸平公开挑衅之前,他们曾有过一段“甜蜜期”。

2002年,郎咸平写了一篇《从“科龙事件”谈柔性监管》,文章将顾雏军形容为“善良的管理人”,还将他在科龙只拿12元年薪的行为与当时的美国地产大王特朗普(现为美国总统)拯救破产企业时的艰苦作风做类比。

“那时候他写完这个还专门来我公司找我邀功,常常把我那辆粤港两地牌照的车拿去开,起码有五六十次。结果转眼,他就收了别人的钱,开始骂我,这个人无耻之极。”郎咸平是目前少数能挑动起顾雏军情绪的名字。

3

“平反是我生活的全部”

从2013年6月30日开始,四年半的时间里,1641天,每一天顾雏军都为平反而活。

“我基本上只干这件事,”顾雏军说这话时,身体往前坐了坐。“我没有办法,我做不到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他说出狱之后跟一些人一起吃过饭,总有人在有意无意间提醒他:“老顾,你这是冤案,我们不在乎。”

顾雏军觉得这种表态,反而证明了对方心里在乎他过去的“污点”。“我觉得别人跟我交往的时候惨杂了一些看法,我就不愿跟人来往了。”

于是,出狱这些年,顾雏军几乎不再跟以前的朋友和同学来往,他说自己也没有要好的企业家朋友,“难道要花两三个小时跟别人解释我没有犯罪?不值得。”所以干脆不与外界做太多交往。

出狱之后,他在一家企业管理公司做名誉董事长,实际上就是顾问。公司在北京的北五环以北,顾雏军就住在开车十五分钟的地方,每天没有特殊情况都会来办公室。这家公司的高级管理职员大部分是格林柯尔的老员工,算是顾雏军的老部下。在他入狱的几年中,有些员工仍然在等着他,希望他能再次东山再起。

但他一整颗心都扑在平反上,“名誉比生命还重要”,他承认自己无法背负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开展新事业,这属于他的精神洁癖。

2012年09月14日,北京,前格林柯尔集团创始人、原科龙电器董事局主席、资本狂人顾雏军深陷牢狱之灾七年后大规模召集媒体,自称“草民完全无罪”。@视觉中国

他聘请了知名刑辩律师,向最高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正式申诉,还对一些官员进行实名、公开举报。出狱八天时,他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会上他戴着一顶高高的白色纸帽,上面写着“草民完全无罪”六个毛笔字。那次亮相,被人称作“行为艺术”,他却告诉AI财经社当年的造势是出于自我保护,否则自己人身安全将会受到威胁。

在此次再审通过之前,顾雏军刑事再审案已经经历十六次延期,从2014年1月17日开始,每一次延期到来前,顾雏军都难以抑制激动,“以为一天后就会平反,就能拿到平反裁定书了,但这只是被无法无天的人再一次戏弄而已。” 措辞间充满无奈。

即便如此,这家公司的一名职员告诉AI财经社,“顾总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他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一定能告赢证监会,还自己清白。”

“平反之后,我会考虑再经商,继续做制造业,”对于当下的互联网公司,顾雏军说自己搞不来,比如,共享经济,几十亿美金的融资大战,59岁的顾雏军已经不是很能读懂当今最主流的商业寓言,“烧钱我不懂,企业最主要还是赚钱。”

对于此次再审通过,顾雏军很高兴,12月28日这天他每二十分钟就会接到一个电话,不是媒体采访,就是有人专门来恭喜他,他在电话这端咧嘴笑着说“先别恭喜,等彻底平反了再说也不迟。”

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顾雏军说自己已经讲了不下几千遍,“给每一位法官讲,给每一位领导讲,给每一位质检讲,已经完全背下来了”,你可以轻易在网上找到这一段“惊心动魄”的阴谋往事。他把整个诉讼过程的所有资料打印出来,超过100张纸,打印好送给每一位前来拜访的媒体。

对于已经到来的元旦假期,顾雏军没有特别计划,他说自己不能离开北京,“北京带给我安全感,我怕去外地人家会拿卡车撞我。”他对AI财经社说。

逐渐平和的顾雏军不再有那么多敌人了,起码全民不会再赫然站在他的对立面,更多媒体和公众愿意听到他胜诉的消息。

但郎咸平却在这几年走向了另一番景象,他先是为郭美美母女澄清,而后泛亚快鹿等P2P捞金站台,跟前女友撕逼抢房,一次次,郎教授被网友称为“狼教授”。有关郎咸平的负面新闻,顾雏军都会第一时间掌握,总有好事者将郎的消息第一时间发到顾的微信上。

如今,两人命运和声誉再次发生了对调。

在顾雏军看来,郎咸平已然是一名三无教授,无底线、无节操、无思想,一味地迎合粉丝。“他很邪恶,我憎恨他,憎恨邪恶的人。”

当AI财经社向顾雏军求证,之后是否会起诉追究郎咸平,他反而平静下来,撇了一嘴,“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他的真面目了,无耻之徒一个,我懒得搭理他。”

然而,当天的另一家媒体的专访里,面对同样一个问题,顾雏军给出了另一个答案:“我现在特别希望他来告我,我正准备告死他。”

*本文为AI财经社作品,新金融见闻经授权转载,其它转载请联系源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全天候科技(awtmt.com)

* 上期必读《微信、Facebook的终极敌人:区块链彻底颠覆社交媒体?》

* 爆款《2018:比特币或将走出丛林》

* 热门《中国比特币矿机垄断全球:最被忽视的制造业样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