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亿宝娱乐平台 >

斯蒂格利茨:涓滴经济学没有用!

发布时间:2018-03-13| 来源:未知 |

达沃斯—我从1995年开始参加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这是所谓的全球精英开会讨论世界问题的会议。我从未像今年那样感到沮丧。

世界正受到难以解决的问题的困扰。不平等性急剧上升,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数字革命尽管潜力巨大,但也给隐私、安全、就业和民主造成了巨大威胁——这些挑战因为美国和中国数据巨头,如脸谱和谷歌等公司的垄断实力而进一步加剧。气候变化对全球经济造成了生存威胁,这一点已是众所周知。

但也许比这些问题更令人寒心的是我们的应对。平心而论,在达沃斯,全世界的CEO们的发言动辄以强调价值观的重要新开头。他们宣称,自己的行动不但要让股东利润最大化,还要为企业员工、所在社区和全世界创造更好的未来。他们甚至还会提到气候变化和不平等性所带来的威胁。

但在听完了今年的这些演讲后,你对驱动达沃斯CEO们的价值观的一切幻想都幻灭了。这些CEO最关心的风险,是民粹主义对他们所打造、并从中获取丰厚利润的全球化的反攻。

毫不奇怪,这些经济精英根本没有领会系统是如何辜负了欧洲和美国的大量人口,让大部分家庭真实收入停滞不前,并导致劳动力占收入的比重大幅下降的。在美国,寿命预期已经连续第二年下滑;而如果你只能读到高中毕业,寿命预期的趋势下降更是早就开始了。

就我所听到(或听说)的美国CEO的演讲而言,没有一个人提到美国总统特朗普(他也出参加了年会)的偏执、“直男癌”和种族主义。没有一人提到让美国总统——因此也就是美国——在世界面前名誉扫地的不断的无知言论、赤裸谎言和鲁莽行为。没有一人提到核实事实制度已被抛弃,因此事实本身也被抛弃了。

事实上,没有一位美国企业界“大佬”提到美国政府削减科学拨款。科学拨款对于加强美国经济的比较优势、支持美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至关重要。也没有一人提到特朗普政府拒绝国际机构或攻击国内媒体和司法——这无异于攻击作为美国的民主的基石的制衡机制。

没有一个人。来到达沃斯的CEO们大谈特朗普和国会共和党最近落实为法律的税收立法。这项立法将给大公司以及拥有和经营它们的富豪——比如特朗普本人——带来数千亿美元。这样一部立法,如果得到全面实施,将导致大部分中产阶级税收负担增加——而在过去三十年中,这个群体的财富一直在下降。对于这个事实,他们倒是显得非常平静。

即使在增长胜于一切的狭隘的物质世界中,特朗普税收立法也不应该受到欢迎。毕竟,它降低了房地产投机的税收——这种活动不曾在任何地方创造持续繁荣,倒是到处制造不平等性加剧。

该立法还向哈佛和普林斯顿等大学征税——这里可是无数重要思想和创新的源头——并将降低地方层面的公共支出——在美国不少地方,恰恰是因为教育和基础设施方面的公共投资而实现了繁荣。特朗普政府显然是准备无视显而易见的事实:在二十一世纪,成功真的需要提高教育方面的投资。

对达沃斯的CEO们来说,对富人和他们的公司减税,再加上去监管化,便是解决所有国家的问题的答案。他们宣称,涓滴经济学(trickle-down economics)最终将确保全体人口都获得经济收益。而CEO们的善心毫无疑问就是确保环境受到保护的所有必要条件,哪怕没有相关监管措施都行。

但历史的教训是明确的。涓滴经济学没有作用。而我们的环境之所以沦落到如此危险的境地,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公司没有承担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并为污染制定真正的代价,就没有理由认为它们会做出和以往不同的行为。

达沃斯的CEO们汲汲于恢复增长,汲汲于狂飙突进的利润和薪酬。经济学家提醒他们,这种增长不可持续,也不包容。但这些论点对于物质为王的世界毫无作用。

所以,忘了CEO们在演讲开头的那些价值观陈词滥调吧。他们也许缺少迈克尔·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s)在1987年的电影《华尔街》(Wall Street)中所扮演的角色直白,但他们所传递的信息是一样的:“贪婪是一件好事。”让我感到沮丧的是,尽管这个信息显然是错误的,仍然有大量权势人物认为这是正确的。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