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亿宝娱乐平台 >

宋朝医生告诉你如何“坐月子”_文化

发布时间:2017-07-24| 来源:未知 |

[摘要]一腊之后,方可少进醇酒并些小盐味。一法才产不得与酒,缘酒引血迸入四肢,兼产母脏腑方虚,不禁酒力,热酒入腹,必致昏闷。七日后少进些酒,不可多饮。

“坐月子”的民间习俗,经过“中国婆婆”的倾情演绎,如今差不多已成了一种奇葩式的存在。在这个过程中,传统文化躺着中枪。中国婆婆认为坐月子是千百年前先人的智慧结晶;而反对坐月子的科普派则毫不客气将坐月子列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糟粕,某位科普作家就发表过文章《“坐月子”是种最具中国特色的传统陋习》,直斥坐月子的习俗“与现代医学格格不入,恰恰是对着来的”。

还有人言之凿凿地提出,坐月子的习惯源于宋代——于是宋朝也躺着中枪——大概是因为南宋出版了一部妇产科专著《妇人良方大全》,其中有一个章节叫“坐月门”,专门介绍了孕妇“坐月”的方法。但是,《妇人良方大全》中的“坐月”,跟我们今天熟知的“坐月子”,是完全两码事。

宋朝医生说的“坐月”,其实就是“临月”、“临产”的意思。换成现代的医学名词,叫做“围产期”。《妇人良方大全》的“坐月门”,说的便是孕妇围产期应该注意哪些事项,出现病症当如何用药。《妇人良方大全》也讨论了产妇产后的护理、保健与治疗,不过不是放在“坐月门”,而是放在“产后门”,换成现代的说法,是“产褥期”。可见宋朝时,医学界并无什么“坐月子”的说法。

围产期注意事项

那么宋朝的医生会告诉你如何“坐月”(围产期注意事项)呢?

在问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还是先来简单了解一下《妇人良方大全》。这部医书的编著者叫陈自明,是南宋的医学家,出身于医学世家。他在担任建康明道书院的医学教授时,因为深感“医之术难,医妇人尤难,医产中数症,则又险而难”,决心编撰一部妇产科专著。于是便有了这部嘉熙年间出版的《妇人良方大全》,其中产科部分的内容有五个门:胎教门、妊娠门、坐月门、产难门、产后门。

以今天的目光来看,《妇人良方大全》中有许多说法是荒诞不经的,比如书中介绍了一则转女为男的法子:“妊娠三月以前,取雄鸡尾尖上长毛三茎,潜安妇人卧席下,勿令知之。验”。还特别标明很“灵验”。

不过,陈大夫对孕妇围产期的建议却是非常合乎科学精神:“凡妇人妊娠之后以至临月,脏腑壅塞,关节不利,切不可多睡,须时时行步。不宜食粘硬难化之物,不可多饮酒,不可乱服汤药,亦不可妄行针灸。须宽神,减思虑,不得负重或登高涉险。”今天的产科医生也会这样建议孕妇嘛:不要成天睡大觉,要适量运动;不要吃难以消化的食物;不要乱服药;不要干重活;不可多愁善感,要宽心。

今人生孩子通常都上医院,宋人没有这个条件,都是在家分娩,请接生婆接生。这是时代的局限性。但陈大夫提醒说,分娩所用的床帐茵蓐要时常消毒,使之洁净。接生婆要“预择年高历练”之人,因为在古代,接生孩子靠的就是经验,“年高历练”的接生婆无疑经验更丰富,因而也更可靠。

陈大夫又说,孕妇“既觉欲产,不得喧哄;人力杂乱,大小怆惶,惊动产妇”。而分娩之时,“务要产妇用力”,因此,“如觉心中烦闷,可取白蜜一匙,用新汲水调下。或觉饥,即吃软饭或粥少许亦须预备,勿令饥渴,恐产妇无力困乏也。若不饥渴,亦不须强食。”听听,是不是很有道理?你让今日的医生给临盆的产妇提建议,大约也不外如此吧。

产褥期饮食与护理

妇人分娩之后,便进入产褥期,也即后来所谓“坐月子”的时段。宋朝时,尚无“坐月子”的讲法,但产褥期的护理是需要的,在宋代医学中,这个产褥期护理被划入“产后门”。今天婆婆们讲究的“坐月子”陋习,既要“捂”,又有各种“忌口”,还要求卧床一个月,不知起于何时,应该是民间小传统,实在不是中国传统医学的主张。

那么宋朝医生会给产褥期的女性提出哪些护理建议呢?看陈自明的《妇人良方大全》,里面有些提议颇有几分科学精神:“一腊之后,方可少进醇酒并些小盐味。一法才产不得与酒,缘酒引血迸入四肢,兼产母脏腑方虚,不禁酒力,热酒入腹,必致昏闷。七日后少进些酒,不可多饮。”这里有个名词要解释一下:腊,这是宋人记录产后时间的单位,据《梦粱录》,“七日名‘一腊’,十四日谓之‘二腊’,二十一日名曰‘三腊’”。

也就是说,产妇分娩后的七日内不可饮酒,七日后才可少饮。以前的酒一般都是糯米酒,酒精度很低,人们相信,饮用少量的糯米酒有利于行血补气。今天客家人坐月子,还保留着食用糯米酒炖鸡的习俗。另外,现代科学认为产妇饮食应当少盐,宋朝的大夫也是这么主张的。

按中国婆婆的说法,坐月子有着五花八门的饮食禁忌,鸡鸭鱼肉都是“发物”,不能吃。但宋朝医生告诉你,没这回事儿,“一腊之后,恐吃物无味,可烂煮羊肉或雌鸡汁,略用滋味,作粥饮之。或吃烂煮猪蹄肉,不可过多。今江浙间产妇多吃熟鸡子,亦补益,亦风俗也”。 鸡鸭鱼肉都可以放心吃,只是不可饮食过量,因为“凡吃物过多,恐成积滞”。

婆婆们还会要求坐月子的媳妇儿不可下床,要躺一个月。但宋朝医生告诉你,没有必要这么夸张,只是不宜“强起离床行动、久坐或作针线,用力工巧”。适宜的活动是可以的。婆婆们又说了,坐月子不能洗澡、洗头,甚至不能刷牙。宋朝医生确实反对产妇“不避风寒,脱衣洗浴,或冷水洗濯”,但我们应该明白当时的生活背景,古时候没有淋浴的花洒,没有消毒的自来水,没有供暖设施,没有电吹风,古人又都是长发及腰(这一头湿漉漉的秀发该如何弄干它,想想头都大),如果不避风寒洗澡洗头,极容易受冷着凉、感染病菌。

这种情况下,提倡产妇尽量不要“脱衣洗浴,或冷水洗濯”,无疑是对的。错的是今日的婆婆,不识变通,不知与时俱进。

西方人其实也很重视产褥期护理,并特别强调要注意产妇的产后抑郁症。这方面宋朝医生也关注到了——当然,那时候还没有“产后抑郁症”的说法,不过,陈大夫说,产妇“产后气血大伤,心神易浮,不耐惊恐忧悲,宜多加防护,静心休养”,“若未盈月,不宜多语、喜笑、惊恐、忧惶、哭泣、思虑、恚怒”,“又不得夜间独处,缘去血心虚,恐有惊悸”。换言之,宋朝的大夫提醒产妇的家人要密切留意新妈妈情绪的细微变化,悉心照料与关怀她们,帮助她们放松心情,舒缓焦虑。

说到这里,我们会发现,宋朝医生对于产褥期护理的建议,比今天许多婆婆坚持的那一套都要靠谱得多。中国婆婆的那一套确实需要改改了,而反对坐月子习俗的科普派,也不要因为民间的一些陋俗而将古人与传统想象得那么不堪。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