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亿宝娱乐官网 >

亿宝娱乐:留学生自杀遗言:留不下的是美国 回不

发布时间:2018-04-02| 来源:未知 |
国际机场里,一拨人卖掉了美国的房子,准备回国;

另一拨人,卖掉了中国的房子,打算移民美国。

两队人马擦身而过,互相瞟了一眼,心里都念了一个词:傻逼。

前几天,房东妹的一个高中同学自杀了。

房东妹说,从没想过,小林这样的人也会自杀。

上一次听说小林的消息,是2年前她拿到了美国一所名校硕士的offer。谁知道再一次听到,却是她在美国自杀的消息,还是赶在快要毕业之前。

其实,这几年,我们听过了太多留学生自杀的消息:

2018年3月5日,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大四中国留学生从12楼跳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2018年1月,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华裔法律系学生Justin Cheng自杀

2017年12月6日,多伦多大学牙医学院王姓同学自杀

2017年10月,在美国犹他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的唐晓琳,在金门大桥自杀

2017年2月14日,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UCSB)就读的20岁中国女留学生刘薇薇被发现死在宿舍内,曾就读中国广东佛山第一高中

2016年12月,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一名来自中国天津、品学兼优的留学生刘凯风在家中自杀身亡

2016年11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来自中国上海的留学生杨志辉自杀身亡

2016年1月,美国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中国留学生小陆(音译)跳冰湖自杀

2015年1月27日,美国耶鲁大学中国留学生王璐畅从金门大桥跳入旧金山湾自杀

而与似乎没有间断的自杀消息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国内的人们想要出国的念头,也从未间断过。



有一则在去年10月刷屏的新闻,身为清洁工的资阿姨,为了供女儿去澳洲留学,每天省吃俭用,十多年都没有买一件新衣服。

这个新闻轰动了互联网。

而资阿姨的理由是:“不支持的话,她以后会有怨言的。”

说起来,小林的家庭也是这样。

01

小林已经在美读了两年多硕士,门门成绩优秀。

不过即使如此,这几年美国硕士奖学金紧缩,她没有申请到奖学金。但是家里人很支持她的留学梦,当年为了凑够留美的学费路费生活费,父母咬着牙将家里的房子卖了。

在来美国之前,小林对美国的留学生活充满期待,她觉得接下来的人生一定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可是到了美国她才发现,作为或许有,可天地是别人的。

学校里的中国留学生很多,大多家境优秀,他们经常聚会,一开始也曾经邀请过小林,小林去了一次,花销高得吓人。

小林的室友是个富二代,她似乎在自己的中国留学生圈子里如鱼得水,每天的生活就是买买买、玩玩玩,有时候一身的行头够小林一个月的生活费。

她们经常逃课,等到期末的时候,才开始到处抱大腿。

小林根本无力参加这样的活动。而推托了几次之后,便也渐渐没有人再来邀请小林了。她变成了落单的一个。

而美国本地学生的圈子,则从来没有向小林开放过。

她的英语不差,但是差在巨大的生活习惯差异。她无法明白,美国人喜欢的逛夜店、开party,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尽管语言上没有太大的障碍,但她却无法和美国人成为真正的朋友。很多外国人看起来非常nice,会和不认识的人say hi,但是其实,他们从未真正想要接纳你。

物质阶层和文化习惯的巨大差距,让小林感到一丝绝望。

她唯一能抓住的稻草,就是想方设法留在美国。如果她能拿到不错的薪水,也许就能试着去融入一些小圈子,就能交到不错的朋友。

而且,她也想快点攒些钱,让父母在国内过得好一些。

小林一刻也不能懈怠,她必须每一步都按计划走的最好,才能最有把握地留在美国。

她门门课程拿A,全球五百强实习。小林觉得自己距离梦想越来越近,终有一天,她可以跟室友一样,过上精致的生活。

然而实习期结束,小林发现自己很难找到能为她申请h1b(临时工作)签证的工作。

中国留学生想要留在美国,必须要先拿到h1b签证,然后才能谈其他的事情。

但是随着川普上台,对华移民政策收紧,愿意为中国留学生申请h1b签证的岗位越来越少,即使公司愿意帮你申请,还要抽签。

小林学的又不是计算机之类容易就业的专业,她像疯了似地投简历、面试,也不管公司怎样,能留下她就行。

终于,有一个小公司肯为小林申请h1b签证,小林松了一口气。虽然她心里其实对这个小公司并不满意。但是无论如何,先想办法留下来再说吧。

她赶紧跟家里要了钱,交了2000美元的申请费。

签证抽签结果公布的那天,小林没有抽中。

那群每天party,绩点极低的人,竟然有不少拿到了H1b签证。

本就像一根绷得过紧的弦一般的小林,“嘣——”的一声,断了。

小林的opt(实习)签证当年就要到期,如果想要留在美国,只能重新再读一个学位,毕业才有机会再次抽h1b签证。

她犹豫了几天想跟父母说再读一个学位的事,可是父亲打电话说,母亲生了重病,家里正在借钱看病,问她找到工作了没有。

小林慌乱地敷衍过去,挂断电话,嚎啕大哭。

这几年,无论生活多艰苦,学习多困难,她从来没有后悔来美国读书。

可是这一刻,她后悔了。

家里为了供她读书,卖掉的那套房子,如今已经翻了一番。如果当时没卖的话,现在就可以供母亲看病了。

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再读一个学位了。

她不敢告诉父母自己没有抽中h1b签证的事。

她试着联系了几个以前的大学同学,想要看看回国发展的可能,却发现如今留学生归国并不如以前吃香,自己a大的硕士,初始工资也就最多比国内985学校硕士高一两千。

这样她得工作多少年,才能赚回留学的钱和那栋房子上涨的钱?才能还上母亲看病的钱?

小林的美国梦破碎了。

眼看着距离实习期签证结束越来越近,小林也越来越绝望,她走上学校附近最高的大楼,闭着眼从上面跳了下去。



也许,小林是自己选错了路,强行要去走这条她的家庭根本无法负担的留学路,最终才有此一劫。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其他更多选择自杀的旅美人士,却并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压力。

02

2012年4月,寒门天才PayPal首席工程师王庆根在家中自杀,震惊整个硅谷华人圈。



王庆根曾经获得过国际化学奥赛金奖,他在斯坦福读化学博士的时候,拿下了计算机硕士学位,毕业后辗转进入了PayPal。只学了三年计算机的王庆根,已经是PayPal的首席软件工程师。

王庆根一时间成为了华人圈的偶像。他的故事甚至被国内媒体争相报道,传为技术神话。

只是,也许只有王庆根自己知道,在遍地大牛的Paypal,他过得并不快乐。

王庆根的上司对他的要求很严格,经常会公开责骂他,性格内向的王庆根对上司言听计从,将一切吞在肚子里。

他已经在首席软件工程师这个职位上呆了5年,可他当年从普通程序员升到首席软件工程师只用了4年,他知道自己是触上了华裔都会遇到的“天花板”。

在硅谷,华裔想要升到管理层难上加难,最高也就是做到首席工程师或是副总,要想再往上,只能创业。

王庆根不甘心。

在2012年的时候,他的年薪是20万美元。以那时候的平均水平来看,已经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可是,他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有贷款要还。

他想要更多,可是他发现无论自己多努力,都只是在原地踏步而已。

在国内熟人的眼中,王庆根是一个在美国有车有房年入百万的人生赢家。

只有王庆根自己知道,他始终没有真正融入美国社会,日常往来的除了同事,大多还是华人。黄种人外貌上天生的区别,提醒着他人,也提醒着王庆根,自己跟他们不一样。

王庆根从小靠着努力改变命运,眼前认识到世界上存在着这种,即使再努力也无法改变的事,他感到绝望,渐渐患上了抑郁症。

父母得知王庆根正在吃抗抑郁的药,虽然不理解,但还是问他,要不,回国吧?



王庆根摇摇头。

其实我可以理解他。当年他做上Paypal的首席软件工程师的时候,他的故事传遍硅谷,甚至传回国内。人们都说他是技术天才,甚至还有人说,能在硅谷崭露头角,他是中国人的骄傲。

在所有人的眼里,他都过得很好。他也必须过得很好。

王庆根竟然沦落到在美国过得不顺心、于是回国?

不行的,绝对不行。

人一旦走上了高处就很难自己走下来,因为下面有太多双眼睛看着你。

说得好听,叫高处不胜寒。

说得难听,不过是骑虎难下罢了。

又是一夜通宵加班,上司将一沓文件摔在王庆根脸上,骂他连新人都不如,这个月绩效别想要了,再这样下去,就卷铺盖滚蛋!

在下属们的注视中,王庆根沉默地将文件一页一页捡起。

他回到家中,悄悄将绳索系在房梁上。



在国内的人,也许很难理解王庆根。

既然过得不开心,为什么不回来呢?就算会被人说闲话,又如何?就算以前的努力都泡了汤,又如何?

总比去死好吧?大不了,从头再来!

但其实,说得容易。从头再来。

03

我的朋友老鲁,就选择了回国。

他曾是一名年薪百万人民币的硅谷高级软件工程师,有绿卡、有妻儿,在别人眼中也算是人生赢家。



可是实际上,老鲁在美国的日子没有那么快活。

近几年,国内移动互联网崛起,去硅谷挖人的中国公司很多。他们的首要目标自然是华人工程师。老鲁的华人程序员朋友,就有一些陆陆续续回国的。

老鲁觉得,他们回国后似乎过得都挺不错,自己心里也开始痒痒的。

去年圣诞节假期,他回家探亲,顺便好好地考察了一下北京。多年没有回国的老鲁,对国内的一切都感到新鲜,他甚至觉得科技而便利的中国,有时候比美国更像一个发达国家。

今年年初,老鲁终于下定决心回国。

可是,他回国后的遭遇,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

他想进一个还没完全成型的独角兽,也许有机会占一个独当一面的职位。可是现在已经不是最好的时候。

早几年,硅谷归国的工程师,可以直接加入BAT成为副总。但如今归国硅谷工程师多了,公司也会开始考量自己付出的薪水是否与回报成正比。

最终,老鲁进入了一个创业项目。

他第一次参与了公司的决策,第一次感觉自己在做改变世界的事。虽然工作强度也高,但是老鲁乐此不疲。

然而,当融资完毕后,曾经承诺的高薪不见踪影,老鲁失去了他的作用——一个用来讲故事的门面。

他重新找了一家公司。

虽然是从硅谷回国,但他发现,其实自己的技术并没有比国内程序员好出那么多,作为空降兵也难免遭到公司老人的排挤,而他心里也看不上国内的程序员,这样相看两厌的情况下,老鲁开始感到疲惫。

他觉得自己没有得到与资历相匹配的待遇,可是公司却觉得他没有达到公司对他硅谷工程师的期待。

虽然不容易,可是老鲁并不打算再回美国。

虽然有着种种问题,他仍然觉得国内的互联网产业更加富有生机、更加朝阳,如果这时候回美国,他恐怕就要错失这发展的机遇。

30年前出国的人,成功了。

10年前选择在硅谷创业的人,成功了。

老鲁觉得,如今选择回国的人,会成功。

美国就像一个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如今的情况是,国际机场里,一拨人卖掉了美国的房子,准备回国;另一拨人,卖掉了中国的房子,打算移民美国。两队人马擦身而过,互相瞟了一眼,心里都念了一个词:傻逼。

究竟谁对谁错,没有人知道。人生的选择就是 all in,胜者全赢。

但我始终无法忘记,房东妹给我看的小林留下的遗书。

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

“留不下的是美国,回不去的是故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