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亿宝娱乐官网 >

亿宝娱乐:深陷无奈,是什么捆绑了你的人生?

发布时间:2018-03-05| 来源:未知 |

亿宝娱乐:深陷无奈,是什么捆绑了你的人生?

第一章 大难不死

新人新书,欠缺经验,一定有一些不足的地方,希望多给些意见和建议。本人一定会加以改正的。

开始阅读:

刚下过雨的天空还弥漫着泥土的芬芳,微风徐徐,让人忍不住闭上眼睛,静静地去感受大自然中那醉人的气息。

今天是高考录取通知书下发的日子,扬益早早的就来到了J省丰城一中。丰城一中的校园里挤满了来取通知书的家长和学生。看着那一张张年轻而又充满笑容的脸,给这刚刚冷清下来的校园又添了一份活力。

“你被录取了吗?”这样的声音时不时的在校园里响起。

“当然,哥们是谁?能差的了?你呢?”

“我滑档了?”这哥们因为分数低却报了分数比较高的大学而滑档了,苦着一张脸答道,欲哭无泪。

扬益挤了半天才拿到通知书,扫了一眼,医科大学,中医系,学费一年6000元。扬益傻了,心里直骂娘,“少的不报,怎么偏偏报了一个学费高的专业啊?”扬益犯愁了。扬益喜欢中医,可是要是早知道中医学费这么高,他是怎么也不会报的。家里的情况不允许他报这些学费高的,即使他爸妈不会说什么。

“扬益!”扬益刚拿上通知书往出走,听到有人喊才转过身来。看到是他以前的同桌林晓丹,人高高瘦瘦的,一张标准的瓜子脸,挺漂亮的一同学,同时也喜欢扬益。才轻声道:“奥,是你呀,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林晓丹一张小脸笑颜如花,道:“扬益,没事就不能找你呀?你被录取了吗?”不等扬益回答,又接着说:“看我问的,你这样的大天才,不录取才怪呢?呵呵·······哦,对了,还真有事和你说呢。今天不是领录取通知书吗?咱班同学要办一个分别聚会,咱班同学就你····不知道,所以我来叫你。”林晓丹其实想说就你没手机的,可是怕伤了扬益的自尊,所以话到嘴边了又改了口。

“不了,我还要回家。”说完也不管林晓丹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扬益,你怎么这样啊?我知道你家里也不怎么富裕,你的那份钱我已经帮你出了,不要你的钱的。”

扬益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林晓丹,寒声道:“我是没钱,可我也不需要你的可怜,再者说我不是因为没钱才不去的,而是不喜欢,你记清了,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林晓丹小跑着追上扬益,拽住扬益的袖子,哀求道:“对不起,扬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啊。我只是·······”

看着林晓丹那有点泛红的眼眶,扬益的心有软了下来。解释道:“我真的要回家了,你也知道我家比较远,再说我爸妈还在等我回家呢。你给咱班的同学说一声吧。”说完扬益疾步离开了学校。

看着扬益远去的背影,林晓丹委屈极了,眼泪在眼里打转。大声喊道:“扬益,我·······!”想了想又把剩下的半截话咽了下去。咬了咬嘴唇。心里暗暗想“扬益,我为了你也报了医科大学,你等着吧,我不会轻易让你跑掉的。哼······”恨恨的看了远处一眼才向和同学们约定的地方走去。

扬益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来到了他们扬家村有名的琳阑山。享受着雨后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芬芳,这样也许会使沉重的压力得以暂时的释放。琳阑山,位于扬家村北面。山很高,另一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村里的老人叫那里断肠崖。因为很深,又常年烟雾缭绕,时常传来呜呜的低鸣声。像是有人在哭,故而得名断肠崖。同时,这也有一个传说,在远古时候,有一个大神,不知是什么原因一掌将琳阑山的一半打入地底下,形成了现在的一面高山,一面悬崖。

扬益愁眉苦脸的坐在山顶的悬崖边上,眉头紧紧的皱着,目光无神的开合着。静静的注视着对面的悬崖峭壁,一会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J省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苦笑。

“怎么办啊?学费一年6000,家里绝对承担不起的,再说还有弟弟妹妹要上学。加起来·······,唉······”

这个帐扬益不敢算,对他们家里的情况,即使爸妈从来不给他说,但是扬益还是一清二楚的。这些年为了他和弟弟妹妹读这个书,家里几乎把能变成钱的都变成了钱。想着父母这些年两鬓渐多的白发,额头上被岁月刻下的痕迹,还有那松树皮般的手。扬益怎么也不忍心让爸妈替他出这6000块钱的学费了。

长叹一声,心里满是苦涩。扬益甩了甩发胀的头。把录取通知书塞进衣兜里。“回去再说吧,大不了我就不念书了吧?迟了爸妈该着急了。”拍了拍屁股上的泥草。因为刚下过雨,地面湿滑。谁知刚想转身,左脚踩到泥巴上滑了一下,身子往前一倾,已然往悬崖下坠去。扬益一把抓住悬崖边上的一株草,现在这可真是救命稻草啊,慢慢的往上挪,扬益怕一使劲连救命稻草也拔出来了。可是,刚下过雨,一株小小的草怎么能承受住扬益的重量?连人带草的掉了下去。

扬益现在骂娘的心思都没有了。“这TMD叫什么事啊,没事跑这来装什么深沉,这不是找死吗?”扬益感觉脸都快被风刮变形了。身子急速往下坠。扬益想大喊,可是一张嘴,风就灌了进去。扬益哭了都快,“古人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可是古人没说一失足就得死啊?可怜我的十八年少,可怜我保留的处男身还没献出去,可怜我········最可怜的是我那爸妈以后没有我的照顾了。”

可怜了半天,扬益的心反而静下来了。只是又一想到家里还在等他回家的双亲和弟弟妹妹,扬益就满心的难过。“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爸妈该多着急啊,他们一定会到处找我的,可是我······,唉,我估计连一个全尸也留不下。”

“爸妈,儿子走了,你们千万别难过。”

“爸妈,不是儿子不想养活你们,只是贼老天玩我。”

“爸妈,儿子不孝,下辈子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

横竖都是死,扬益也不急了,安心的等死。人死万事消,父母,又或者弟弟妹妹,都会有他们的人生。现在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想那些也没用了。等死吧,“让我快点死吧。”扬益内心大声的喊了一声。然后两眼紧闭,脑子里一片空明。可是也不知是这悬崖太深,还是老天爷故意和他作对,折磨他的心神。反正扬益闭着眼等了半天也不见落地的声音。心里嘀咕道:“奇怪,怎么还不死呢?难道已经死了,只是太快,我没感觉到疼?”

“又或者·······我没死?”扬益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这么高的悬崖,就算是神仙也得摔个半死,更何况他一个凡人。

扬益又等了一分钟的时间,听着耳边依旧呼呼响的风声。内心地那个急啊,给自己鼓了半天的劲,慢慢的睁开一个小缝,快速的鄙了一眼,又快速的合上,“怎么回事?我刚刚好像看见对面的崖壁没有往上升,也就是说······我没有往下降??”扬益猛的一下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差点吓死。他现在正躺在半悬崖中伸出的一块石板上,石板悬在悬崖中间,悬崖依旧深不见底,云雾缭绕。石壁上也不知是被什么工具开凿出的巨大的洞窟。风是呼呼刮没错,只是是从洞窟里传出来的。洞窟黑漆漆的,看起来像一个等猎物自己送进去的巨大魔口。

扬益躺着也不敢动。内心充满了疑问。“我已经死了吗?可是现在不得不让我怀疑我没死啊?但是没死为什么有感觉不到疼?这么高摔下来也应该有一种落地的感觉或者声响啊?这么也没有?”

伸了伸手和脚,扬益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没错,手还是他的那个手,脚还是他的那个脚。扬益不信邪的狠狠掐了一下大腿内侧。于是整个悬崖底传来一声杀猪似的惨叫。“哈哈·······我没死,我没死。我还能感觉到疼,哈哈·······难道这也是古人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高兴过后,扬益又傻眼了。他被掉在半空,上上不去,下下不来。大难不死是应验了,可是后福在那??低头看了看脚底的悬崖,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洞口。扬益可不认为哪个是他的后福。想了半天,扬益只想出了两条路,要么坐在石板上等着被饿死,要么进魔窟去送死。横竖都是死。

再三考虑后,扬益觉得进魔窟是比较好的选择吧。于是扬益就亦步亦趋的靠近,再靠近······

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