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亿宝娱乐 >

被贾跃亭抽血62亿,乐视网现金枯竭生死一线 -

发布时间:2017-08-30| 来源:未知 |

(亿宝娱乐:被贾跃亭抽血62亿,乐视网现金枯竭生死一线 - 乐视网半年报分析之一 )

当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下,所有的套路都是一样的。

乐视网(15.330, 0.00, 0.00%)已经不姓贾了。7月6日,贾跃亭辞去上市公司一切职务,7月21日,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8月1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法人代表变更为梁军。

在乐视体系分崩离析的今天,孙宏斌和梁军频频放出与贾跃亭切割的信息。孙宏斌把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定义为“新乐视”,也就是上市公司体系,以和贾跃亭仍然控制的非上市体系切割。梁军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乐视网与贾跃亭“已经基本完成了物理上的切割”,“到年底基本认为至少能清理七八成的关联交易”。

哪有这么容易。乐视网非但没能全部切割干净,反而快被贾跃亭拖死了。

根据刚公告的乐视网2017年上半年年报,X教授计算了非上市体系(主要是贾跃亭直接间接持股的公司,包括乐视控股及其他没有归入上市体系的公司。为免混淆,后文提及的“贾跃亭”,”贾跃亭关联公司”等,一律指贾跃亭控制的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往来,得出的数据是,贾跃亭控制的非上市体系一共欠上市公司61.54亿的资金。

这个数据远远高于之前媒体爆出的29亿元,因为29亿元只是2016年报中前5大关联方的欠款数字,而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实体数量庞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方法又名目众多,所以需要仔细统计。

需要注意的是, 2016年底的数据更为惊人,根据乐视网审计师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的统计,2016年底乐视网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达93.5亿。多家媒体已经用生动的笔触描述了孙宏斌铁腕阻止贾跃亭的资金腾挪,入股后也以削减关联方交易为首要任务,所以截止2017年6月31日的占用资金已经“少了很多”。但是难啃的骨头在后面,到了现在这个时点,乐视非上市体系已经没钱到了工资也发不出来的地步,想要把剩下来的62亿讨回来,已经接近不可能的任务了。

贾跃亭是怎么占用这么多上市公司资金的?

如果细究这些欠款,其实主要产生于2016年及2017年第一季度,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乐视体系资金出现了巨大的窟窿。大部分欠款是和日常经营有关的,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超级电视的销售款占用。

2016年3月2日,乐视网董事会决议,乐视致新(乐视超级电视)的销售模式由自行销售转变为销售给关联方乐帕,再由乐帕对外销售;而后乐视网与关联方再成立了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乐视集团内的所有智能终端产品都通过销售给乐视智能终端,再销售给乐帕和电子商务。2017年5月19日,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宣布,即日起,超级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也就是说,在这1年零2个月里,客户买乐视电视的钱会先流入非上市体系,而非上市体系如果不及时把款结给上市公司,就造成了资金占用。根据半年报,乐视网对乐帕和乐视智能终端的应收款达25亿,另有近10亿是乐视手机占用的。这就是贾跃亭从上市公司占用资金的一大来源。

贾氏姐弟承诺借给乐视网74亿,结果一分都不出

更为严重的占用,其实是贾跃亭套现时承诺借给上市公司的借款。在不断讲故事的同时,贾氏姐弟频频卖股套现。在市场质疑高位套现时,贾理直气壮的声称卖股的钱是借给乐视网发展的。

口说无凭,乐视网于2014年12月及2015年2月两次与贾跃芳签订《借款协议》,分别承诺将借款1.78亿 元、不少于15亿元,借款期限均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用于补充乐视网营运资金。在2015年贾跃亭两次减持中,贾跃亭亦承诺将其减持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 同样将是不低于60个月的免息。如此计算,贾氏姐弟应该借给上市公司的资金应该是1.78亿+15亿+25亿+32亿=73.78亿。

事实上,截止2016年底,最高峰时期贾氏姐弟借给乐视网不超过30亿,2016年底,只剩下了4亿多,到了2017年6月31日,竟然全部抽走,一分也不剩!

如果贾跃亭是一个有信用的人,他把承诺借给乐视网的这些钱借给乐视网了,乐视网也不会落的如此捉襟见肘,这73.78亿是对所有乐视股东的承诺,这是他欠乐视网的。应该说,在违反公开承诺上,贾做的太过分了,据说证监会正在收集资料,会追究责任。

股权抵债其实是个坏消息

上市公司股东占用公司资金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屡见不鲜,但是贾跃亭应该算是登峰造极了。这62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要回来?虽然乐视网在频频放出利好,梁军说到2017年底至少能清理七八成的关联交易,但就像前面所分析的,非上市体系已经没钱了,外面还有一堆债主把贾跃亭的资产冻结了七八遍,乐视网(至少在目前)还不方便采用法律手段向贾跃亭追债,那要债回来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在说“物理切割已完成”的时候,梁军其实玩了个文字游戏。“关联交易”一般的定义中有“关联方交易”和“关联方资金占用”的两重含义,目前的在交易层面,上市公司肯定不会和贾跃亭控制的非上市体系有新的交易了,但是贾欠的钱,不太可能年底之前还了。

即使要还,以乐视系目前的颓势和贾跃亭目前大部分在境内资产被冻结的现状,贾可能做的,只是把已经不太值钱的非上市公司的股权抵债,类似拿易到抵债。最新传言的有乐视金融(已经写在半年报里),甚至乐视体育,再往下的话,可就把非上市体系都塞到孙宏斌手里了。可是这些本身没有造血能力的股权抵债,不但解决不了上市公司的现金饥渴,还有可能带来新的资金黑洞。

乐视网需要的是货真价实的现金,乐视金融也好,乐视体育也好,缺的就是现金。所以以股抵债对于乐视网来说,只能是负面消息,因为这代表贾跃亭不准备,也没能力,还上从乐视网真金白银挪用的资金了。

现金已经是负数,乐视网的偿债能力接近破产边缘

人们一般认为,乐视非上市体系现在资金紧张,上市公司乐视网应该还行。其实,乐视网的资金压力一点不小。由于金融机构对整个乐视系信心崩溃,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都处于只进不出的状态。8月3日,在巨大压力下,乐视网兑付了一笔超过10亿元的私募债(15乐视01),9月23日,又将有一笔私募债(15乐视02)需要兑付,本息合计超过10亿。

市场原本预期这两笔债孙宏斌会借款给乐视网,可是自身由于购买万达文旅资产杠杆高企的孙宏斌的也不会无限支援,不然会影响到他大本营融创的安全。所以融创中国向新京报记者回应,乐视这两笔债券兑付要由乐视自有资金来解决。

乐视还有自有资金吗?截止2017年6月31日,乐视网账面现金看似有30亿,其实可动用现金余额仅8.02亿。而且这8亿还是合并资产负债表上的资金,其实真正可以动用的资金更少。扣除8月份兑付的第一笔私募债,乐视网的现金就是负的了。

乐视即使通过各种方式筹集到20亿还了这两笔私募债(第一笔8月份已还),接着面对的还是压力山大的还款。9月底乐视网将面临建行一笔2亿元贷款要偿还。已经进入风控模式的建行已经早早起诉乐视,冻结了乐视2亿的资产。而接下来,乐视网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一共有21亿。按照破产法规定,企业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或明显缺乏偿债能力,债权人可以申请破产。以目前乐视网的危险程度,说在破产边缘绝不为过。

如果孙宏斌不继续往里面砸钱,乐视网分分钟会死给他看。那要是砸钱呢?要知道孙宏斌的融创其实只是乐视网一个占8.6%的“第二大”股东啊,8.6%的股东出钱拯救100%的股东,融创的股东们会怎么想?这时候,仔细看看融创入股当时的照片,能看得出老贾当时发自内心的笑容吗?

贾跃亭会还钱吗?如果不还,孙宏斌的融创中国会借钱给乐视吗?如果不借,乐视网还能撑多久?这些问题,需要仔细研究乐视网的现金流量。现金流量的研究,将在X教授的另一篇文章中详细揭晓。

(本文作者:微信公众号:X教授)

本文来源:X教授责任编辑:侯维铖_NT4124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