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亿宝娱乐 >

妖王全通教育两年后“一地鸡毛” 实际控制人被

发布时间:2017-07-24| 来源:未知 |

又一昔日的“妖王”发布有关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近日,全通教育(300359.SZ)公告称,该公司控股股东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东林小雅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全通教育在公告中表示上市公司与本次调查没有关系,称系实际控制人个人行为。而排查公开消息,涉事方陈炽昌、林小雅分别进行的一次掐点减持为市场所关注,减持时间刚好掐点在首发原始股解禁之后、2016年业绩快报公布的10天前,两人合计套现2.68亿元。而该公司也曾频频出现原始股东减持套现行为。

有业内人士认为,上市公司大股东一到解禁期就减持,有可能是因为公司估值较高,也有可能是因为对公司的未来没有信心。

两年多前,全通教育曾是A股市场无人不知的“股王”,而随着泡沫不断被挤出,如今股价已大幅缩水。而该公司今年以来的业绩也陷入预亏的尴尬境地。曾经试图通过并购重组来提高盈利能力的计划也最终失败告终。

如今,全通教育实际控制人被监管层盯上,会否是两年后的“秋后算账”?

实际控制人被立案调查曾掐点套现逾2亿

7月21日晚间,全通教育公告称,该公司控股股东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东林小雅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该公司同时在公告中极力撇清上市公司与本次调查的关系,称调查事项系针对陈炽昌和林小雅个人,与公司无关,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活动造成直接影响。

陈炽昌、林小雅为全通教育的实际控制人,二人系夫妻关系。根据全通教育2017年一季报,陈炽昌持股1.99亿股,持股比例为31.44%;林小雅持股1636.22万股,持股比例为2.58%;此外,陈炽昌还持有全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中山峰汇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各90%的股份,林小雅各持10%的股份。

而引人注意的是,在今年一季报公布之前,陈炽昌、林小雅夫妇分别进行过一次减持,时间刚好掐点在首发原始股解禁之后、2016年业绩快报公布的10天前。

根据全通教育2014年1月10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当时,陈炽昌持股2066.68万股,持股比例为31.89%;林小雅持股258.33万股,持股比例为399%。经过2013年度、2014年度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以及陈炽昌增持、认购股份之后,陈炽昌持有全通教育2.10亿股,其中1.71亿股为首发前限售股,林小雅持有2131.22万股,均为首发前限售股。

今年2月13日,全通教育首发前限售股解禁,其中陈炽昌此次可解禁的股份为5174.15万股,林小雅此次可解禁532.81万股。而限售股到期前三天,全通教育就公告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份减持计划。

2月16日,林小雅就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49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0.78%;2月17日,陈炽昌也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1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74%。二者的减持均价分别为16.64元/股、16.92元/股,以此计算,分别套现8236.8万元、1.8612亿元,夫妇二人累计套现约2.6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月28日,全通教育披露了2016年度业绩快报。而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规定,在上市公司业绩预告、业绩快报公告前十日内,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事务代表及前述人员的配偶不得存在买卖本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的行为。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上市公司大股东一到解禁期就减持,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公司估值较高,股价存在泡沫,另一方面则可能是因为对公司的未来没有信心;而大股东因缺钱而减持一般不会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对于持股较多的大股东而言,筹钱渠道也较多。

事实上,在实际控制人减持首发前限售股之前,全通教育就频频出现原始股东减持套现的行为。全通教育招股说明书显示,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SS)持股358.16万股,持股比例为5.53%;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333.33万股,持股比例为5.14%。而2015年5月份开始,两机构便陆续进行减持,到2016年三季报全部退出前十大股东之列。

从辉煌到落寞如今被“秋后算账”?

说起全通教育,2015年的股价飙涨盛况依旧历历在目,而如今随着泡沫不断被挤出,股价也大幅缩水。而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曾经同为创业板高价股的安硕信息(300380.SZ)、京天利(300399.SZ)等已陆续被立案调查,如今全通教育被立案调查是否也是“秋后算账”?

两年多前,全通教育曾是A股市场无人不知的“股王”。登陆创业板一年后的2015年1月28日,全通教育携带着重组预案复牌,此后便开始了强势上涨行情,至2015年5月13日收出最高股价467.57元/股(前复权84.75元/股)。而随着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来袭,以及之后的去泡沫过程,曾经辉煌的全通教育也逐步走向落寞,7月21日收盘后的股价为11.15元/股(前复权),股价缩水逾8成。

在股价大幅缩水的同时,全通教育的业绩也陷入预亏的尴尬境地。7月14日,全通教育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告称,预计上半年营收4.07亿元~4.88亿元,同比增长0%~20%;净利润则亏损1300万元~1800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3590.88万元。全通教育解释的原因为,业务结构变化及新业务竞争加剧导致本期业务利润率同比有所下降,公司本期成本费用同比增幅大于收入同比增幅,以及投资收益同比减少。

往前看全通教育2016年度业绩,表面看较为靓丽,但业绩多来自于收购资产。该公司2016年实现净利润1.03亿元,同比增长9.99%。而这些净利润多为收购资产所贡献,2016年报显示,该公司收购的全资子公司北京继教网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西安习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净利润分别为8366.20万元、2078.85万元,这两家公司就合计贡献业绩逾1亿元。

曾经通过重组以及概念炒作使得股价飙涨、业绩靓丽的全通教育,试图再通过收购有盈利能力、有市场优势的资产来提高盈利能力,但最终并未遂愿。全通教育在2016年8月份和2017年2月份两次宣告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但均在不久后宣告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原因均为双方就某些方面存在分歧,未达成一致意见。从其交易标的金额来看,第一次交易金融预计在28亿~40亿区间,第二次交易金额预计在40亿~45亿元区间。

有业内观点指出,在市场较为景气的时候,上市公司往往借并购重组实现股价飙涨,所注入的资产多为短期内无法上市的高估值资产,而随着A股市场的低迷以及监管政策趋严,类似的并购重组夭折概率大增。

在创业板曾经的高价股阵营中,与全通教育一样从辉煌到不断陨落的还有安硕信息、京天利等个股。这其中,安硕信息最高曾创出474元/股的高价,并一度坐上“妖王”的宝座。当时的安硕信息被市场追捧为互联网金融概念股,并随着一个个相关公告的发布,其股价也不断飞涨。然而好景不长,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来袭,安硕信息在股价登顶之后开启了断崖式下跌,股价与市值均大幅缩水。

而彻底扯下安硕信息遮羞布的是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原来安硕信息的股价是被“吹牛皮”吹上去的,经调查之后,其勾结分析师“编故事、传故事、信故事”误导投资者的罪行也随之败露,并成为A股市场因吹牛而被查实的第一单。

与安硕信息类似,在2014年10月份牛市酝酿期上市的京天利,用不到一年的时间,每股股价就曾最高飙涨至314.06元/股(前复权价164.84元/股),然而证监会的一纸立案调查书以及突如其来的震荡行情也让其“熊相毕露”。再经过之后市场的持续震荡,目前该股也逐渐淡出市场视线,7月21日收盘后复权后的股价为20.84元/股。

“妖王”们陆续被证监会撕下伪装的面具,如今全通教育被立案调查是否也与曾经的疯狂炒作有关?有资深业内人士认为,存在秋后算账的可能,无论是2015年的牛市还是之后的弱市,一些超高股价的股票可能存在人为操纵市场的嫌疑,包括有无释放虚假信息、内外勾结等行为。

(原标题:“妖王”全通教育两年后“一地鸡毛” 实际控制人被立案调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